流言板]邮报独家:卡塔尔在建设世界杯球场的外国劳工中安插间谍

流言板]邮报独家:卡塔尔在建设世界杯球场的外国劳工中安插间谍

虎扑05月15日讯 据《邮报》报道,活动人士宣称:“揭露剥削的外国劳工正在被其居住营地内秘密行动的卧底识别。”

《邮报》在周日获悉,这些工人在调查卡塔尔外国劳工生活条件的时候,发现自己正遭到球场工地一些工人的测验。活动人士表示,调查者被以正规的方式进行提问,而这表明其讯问者都受过专业训练。

消息人士告知在卡塔尔广泛开展工作的世界人权和劳工权利组织Equidem,这些卧底安全官员招募于劳工本国。Equidem的主席穆斯塔法-卡迪利(音译)表示,我们正和卡塔尔的工人保持密切联系。并且,虽有猜测成分,但我们已经知道有来自肯尼亚、印度和尼泊尔的工人,尽管看起来和其他普通工人无异,却基本是在向那些被视为激进分子的人提问题。

在为建造卡塔尔世界杯基础设施的工人设立的居住营地中,可疑的卧底已经被锁定,他们最近的到来,引起了工地其他工人的怀疑。据推测,被安置在工人营地里的卧底们,不仅是为了获取关于人权机构工作的信息,而且还要调查潜在的罢工,并阻止恐怖活动。

卡迪利表示:“我们的判断是,这些人是被政府而不是被私人企业雇佣的。不过,企业可能也有他们自己的人”。他还说:“我必须极度小心,在这里有无处不在的监视,不仅是针对于记者或者像我这种来卡塔尔访问的人,还针对工人。此外,面对那些表达不满的工人,这里还有一系列报复。”

来自肯尼亚,在卡塔尔从事保安工作的举报者Malcolm Bidali,遭到了逮捕、监禁并最终被罚款,理由是“发表错误言论,企图危害国家的公共安全系统。”一位名叫Bidali的博主,也是因为揭露世界杯建筑工地里外国劳工遭到虐待而被审讯,并被单独关押了一个月,直到去年六月才被释放。

绝大部分的球场建设工作已经结束,但是工人们告诉Equidem,在少数在建球场和其它建设项目中,还存在可疑活动。

卡迪利说道:“诚然,工人们有落到实处的工会,并且其它利益相关者也做着非常好的工作,但政府正式批准的可操作空间很有限,在那个空间以外,独立的发声将会有很大风险。”

在上周,卡迪利致力于一个由商业与人权资源中心组织的研讨会。会上他强调,成千上万的外国劳工尚未拿到工资,但是主办方却向贝克汉姆支付了1.5亿英镑,作为其担任世界杯宣传大使的报酬。他同样指出,来访的记者和活动家被禁止拍摄劳工居住营地的照片,并且,有人担心在世界杯开始前,外国劳工会被遣返,因为他们糟糕的生活条件有损东道主形象。

人权组织 FairSquare的联合创始人Nicholas McGeehan呼吁国际足联和卡塔尔制定一个赔偿方案,以补偿那些在建设过程中受伤、意外死亡或没有得到报酬的外国劳工的家属。

英国报纸《卫报》揭露了自世界杯建设开工以来,6500名死于卡塔尔的外国劳工的死因。该国夏天的酷热天气和糟糕的工作环境都是他们死亡的诱因。 McGeehan表示,有70%的外国劳工死因不明,具体到世界杯场馆的建设项目,该数据则是高达50%。在英国,死因不明的人数则仅有1%。卡塔尔人未能实施基本保护是不可原谅的,工人们差不多都是在有毒的桑拿房里辛苦劳作。

Nicholas McGeehan还说:“补偿是切实可行的,它能有力改善这些工人的家庭生活。工人们怀揣着让他们的家人脱离贫困的希望,不惜债台高筑来到卡塔尔;可一些人最终裹尸而还,并且他们的爱人还无从知晓为何与其天人永隔。”

卡塔尔政府宣称这些指控明显不符合实际。一个官员在声明中说:“卡塔尔主动与像特赦与人权观察组织一样的非政府机构合作,以此来解决工人向他们提出的申诉。”

虎扑05月15日讯 据《邮报》报道,活动人士宣称:“揭露剥削的外国劳工正在被其居住营地内秘密行动的卧底识别。”

《邮报》在周日获悉,这些工人在调查卡塔尔外国劳工生活条件的时候,发现自己正遭到球场工地一些工人的测验。活动人士表示,调查者被以正规的方式进行提问,而这表明其讯问者都受过专业训练。

消息人士告知在卡塔尔广泛开展工作的世界人权和劳工权利组织Equidem,这些卧底安全官员招募于劳工本国。Equidem的主席穆斯塔法-卡迪利(音译)表示,我们正和卡塔尔的工人保持密切联系。并且,虽有猜测成分,但我们已经知道有来自肯尼亚、印度和尼泊尔的工人,尽管看起来和其他普通工人无异,却基本是在向那些被视为激进分子的人提问题。

在为建造卡塔尔世界杯基础设施的工人设立的居住营地中,可疑的卧底已经被锁定,他们最近的到来,引起了工地其他工人的怀疑。据推测,被安置在工人营地里的卧底们,不仅是为了获取关于人权机构工作的信息,而且还要调查潜在的罢工,并阻止恐怖活动。

卡迪利表示:“我们的判断是,这些人是被政府而不是被私人企业雇佣的。不过,企业可能也有他们自己的人”。他还说:“我必须极度小心,在这里有无处不在的监视,不仅是针对于记者或者像我这种来卡塔尔访问的人,还针对工人。此外,面对那些表达不满的工人,这里还有一系列报复。”

来自肯尼亚,在卡塔尔从事保安工作的举报者Malcolm Bidali,遭到了逮捕、监禁并最终被罚款,理由是“发表错误言论,企图危害国家的公共安全系统。”一位名叫Bidali的博主,也是因为揭露世界杯建筑工地里外国劳工遭到虐待而被审讯,并被单独关押了一个月,直到去年六月才被释放。

绝大部分的球场建设工作已经结束,但是工人们告诉Equidem,在少数在建球场和其它建设项目中,还存在可疑活动。

卡迪利说道:“诚然,工人们有落到实处的工会,并且其它利益相关者也做着非常好的工作,但政府正式批准的可操作空间很有限,在那个空间以外,独立的发声将会有很大风险。”

在上周,卡迪利致力于一个由商业与人权资源中心组织的研讨会。会上他强调,成千上万的外国劳工尚未拿到工资,但是主办方却向贝克汉姆支付了1.5亿英镑,作为其担任世界杯宣传大使的报酬。他同样指出,来访的记者和活动家被禁止拍摄劳工居住营地的照片,并且,有人担心在世界杯开始前,外国劳工会被遣返,因为他们糟糕的生活条件有损东道主形象。

人权组织 FairSquare的联合创始人Nicholas McGeehan呼吁国际足联和卡塔尔制定一个赔偿方案,以补偿那些在建设过程中受伤、意外死亡或没有得到报酬的外国劳工的家属。

英国报纸《卫报》揭露了自世界杯建设开工以来,6500名死于卡塔尔的外国劳工的死因。该国夏天的酷热天气和糟糕的工作环境都是他们死亡的诱因。 McGeehan表示,有70%的外国劳工死因不明,具体到世界杯场馆的建设项目,该数据则是高达50%。在英国,死因不明的人数则仅有1%。卡塔尔人未能实施基本保护是不可原谅的,工人们差不多都是在有毒的桑拿房里辛苦劳作。

Nicholas McGeehan还说:“补偿是切实可行的,它能有力改善这些工人的家庭生活。工人们怀揣着让他们的家人脱离贫困的希望,不惜债台高筑来到卡塔尔;可一些人最终裹尸而还,并且他们的爱人还无从知晓为何与其天人永隔。”

卡塔尔政府宣称这些指控明显不符合实际。一个官员在声明中说:“卡塔尔主动与像特赦与人权观察组织一样的非政府机构合作,以此来解决工人向他们提出的申诉。”

即便是美国开始查fifa了,卡塔尔还是能顺利改期举行世界杯。而美国调查的初衷也不是为了伸张那些工人的正义。

即便是美国开始查fifa了,卡塔尔还是能顺利改期举行世界杯。而美国调查的初衷也不是为了伸张那些工人的正义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